“势单力孤。”张捷说,希望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制定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比如优化对外投资审批程序、增加外汇管制的 […]

中国人赴非洲买矿:魔幻项目背后多是欺诈陷阱(3)

“势单力孤。”张捷说,希望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制定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比如优化对外投资审批程序、增加外汇管制的针对性和灵活性,保护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合法利益。

在赞比亚开了两年钻石和蛭石矿的李柱对自己现在的生意很满意,但他直言,目前国家的扶持政策也存在一些问题。“中非基金老支持50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有几个民营企业有能力投那么多?”

中国矿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刘益康介绍,在一些矿产资源缺乏的工业化国家(如日本、韩国、法国等),对于本国公司在海外开展矿产勘查,国家会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例如,韩国矿业振兴公社是韩国的国有企业,其宗旨的重点是推动海外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韩国政府每年给韩国矿业振兴公社500亿韩元的财政补贴。若勘查取得进展,预可行性研究表明有开发可能,韩国矿业振兴公社就向国内企业介绍该项目,经商业工业能源部资源政策局批准,就可利用海外矿产开发基金贷款开发。

另外,对于资金实力较弱的找矿人,有的政府就对其进行财政补贴。例如,加拿大纽芬兰省就有专门针对找矿人的补助计划,有些项目的补贴额甚至高达有形支出成本的50%。

不过,张捷认为,需要国家支持走出去的企业应该以民营企业为主,因为国有企业在海外的正常商业行为容易被一些国际势力歪曲为所谓的新殖民主义政策,很容易变成所谓政治问题。而民营企业都是按相同的规则竞争,无论如何也和殖民主义扯不上任何关系。“美国人就把国家躲到后面,而私人企业和个人是有国家归属的,最终的资源当然也就控制在国家之下了。”

因为在南非见识了律师的厉害,张捷回国后四处寻找懂得非洲矿业法律的律师。遗憾的是,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的人。“按照当地律师服务的规则,对于你咨询的律师,你提出的问题他必须如实回答你,答错要承担责任,但是如果你没有问到,他也没有义务必须提示你。现在是根本不懂,我们自己都问不出问题来,还做什么项目?中国没有自己的专家,怎能不被欺骗?软实力不足,你有钱也不过是有了被骗的份儿。”

刘益康曾任中国冶金地质勘查总局总工程师。1986年,他被派遣到澳大利亚进修矿产勘查管理,回国后,组建了一系列中外合作勘查企业。在刘益康看来,不少到海外找矿的中国人都犯了一个错误——“没做到知己知彼”。

从找矿潜力、基础地质资料多寡、矿业法规的健全程度、政府体制和政局的稳定程度、政府行政效率和腐败程度等方面综合考察,刘益康将到各国的投资风险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低风险国家,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瑞典、芬兰、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希腊、新西兰、智利、秘鲁、玻利维亚、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圭亚那、厄瓜多尔等国。

第二类是中低风险国家,包括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哥伦比亚、巴拿马、尼加拉瓜、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印度、土耳其等国。

第三类是中高风险国家,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越南、老挝、古巴、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南非、津巴布韦、博茨瓦纳、、马达加斯加、摩洛哥、加蓬等国。

第四类是高风险国家,包括刚果(金)、赞比亚、安哥拉、尼日尔、马里、加纳、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苏丹、缅甸、伊朗、巴基斯坦等国。

虽然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属于中高风险国家或高风险国家,但刘益康也介绍,20世纪末以来,对非洲的矿产勘查投资总体上是稳中有升,占全球投资份额的11.9%~17.5%。

正是看到了合作前景,在2006年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提出了“对非八项举措”,其中包括成立中非基金,该基金首期10亿美元由国开行出资,总额将逐步达到50亿美元。

对于中国人到非洲投资矿产资源,中国冶金矿山协会会长邹健建议,“风险意识要强,不可操之过急。”在非洲搞投资,一方面要尽可能依靠双方政府之间的合作管道;另一方面,非洲的民间组织势力比较大,要加强双方在民间组织和社会团体层面的合作。“先把互信的基础和人民之间的友谊建立起来最重要。”(肖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