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日,持续了近一个月的哥伦比亚大选尘埃落定。哥伦比亚国家民事登记处当天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左翼竞选联盟“ […]

深度哥伦比亚选出首位左翼总统美国在拉美的铁杆盟友会如何“变”?

19日,持续了近一个月的哥伦比亚大选尘埃落定。哥伦比亚国家民事登记处当天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左翼竞选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在第二轮投票中战胜对手,将于8月开启四年任期。

“佩特罗的胜利创造了历史——哥伦比亚诞生了首位左翼总统。”西方媒体纷纷用“历史性”“根本变化”等词汇形容大选结果的重大意义。分析认为,佩特罗胜选归功于民众求变心态、竞选策略得当等因素,但当选后如何兑现承诺面临多重挑战。此外,随着左翼“集结号”又一次在拉美吹响,地区政治格局变化也值得关注。

哥伦比亚国家民事登记处对99.99%选票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佩特罗和独立参选人鲁道夫·埃尔南德斯的得票率分别为50.44%和47.31%,佩特罗领先后者近72万票。大选正式结果将在6月23日公布。

佩特罗胜选后,数千民众走上波哥大街头庆祝。目前,埃尔南德斯已表示承认大选结果。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国领导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向佩特罗送上祝贺。

本次大选第二轮投票,被舆论称为“前游击队员与地产大亨之间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前游击队员”指的是佩特罗,现年62岁的他曾参加哥伦比亚左翼游击队m-19(“4月19日运动”),之后担任议员、波哥大市长等职务。这也是佩特罗继2010、2018年两次大选落败后第三次向总统宝座发起冲击。

“地产大亨”指的是77岁的独立参选人埃尔南德斯。他依靠创办建筑公司跻身富豪之列,后出任布卡拉曼加市长。在首轮投票期间,他成为半路杀出的黑马,风头盖过此前被外界普遍看好的右翼候选人古铁雷斯。只是,他离佩特罗尚有1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埃尔南德斯很快获得“加持”——首轮败选的古铁雷斯宣布支持“地产大亨”,这一决定也令大选悬念陡增。民调机构“invamer”此前预测,如果佩特罗和埃尔南德斯对决,前者或以50%比47.4%险胜,优势不会太明显。

“最终,投票结果证实了外界的判断。”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牛海彬指出,佩特罗之所以笑到最后,首先反映出哥伦比亚民众不满现状、吁求变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以现总统杜克为代表的右翼力量执政4年间,哥伦比亚虽是拉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但由于汇率变动和通胀等影响,发展成果并未惠及工薪家庭和贫困人口。盖洛普民调显示,近一半哥伦比亚人认为经济正朝着错误方向发展。

牛海彬指出,经济治理的缺陷,叠加新冠疫情影响,使哥伦比亚社会不公、资源缺乏等痼疾暴露得更为明显。选民日渐抛弃右翼保守力量和传统政治力量,把变革的希望寄托于左翼力量。后者一般持进步主义立场,注重社会福利、气候变化、少数群体权益等。

“事实上在2018年哥伦比亚上届大选期间,外界就认为左翼力量离胜利很近了。而随着时间推移,近几年在左翼面前出现了更多机会。”牛海彬解释,“例如去年哥伦比亚的大规模抗议运动,集中反映了民众对自由主义经济增长方式的不满。今年选民也更趋年轻——有近900万28岁及以下的青年选民,他们要求变革的呼声强烈……这些都让左翼有发挥空间。”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认为,相比埃尔南德斯,佩特罗政治经验更丰富,行事更沉稳,竞选策略也更得当。

徐世澄说,佩特罗曾担任国会参议员、众议员、波哥大市长等职务。在任期间他获评“最佳议员”,还因公共事业建设的卓越表现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赞,给人以作风踏实的印象。

相比之下,埃尔南德斯自称政治“局外人”,从政经历有所欠缺。无论是他“富商”的身份、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争议性言论,还是深陷腐败丑闻,都成为竞选中的“不良资产”,不利于获得中下层选民信任。

更重要一点在于,相比埃尔南德斯主打“反腐牌”的竞选策略,佩特罗提出的竞选纲领和改革措施更全面更系统,也更反映民众的整体需求。

经济方面,佩特罗力图在确保国家经济增速的同时,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摆脱资源依赖——承诺上任后将叫停全部新建原油项目,用发展旅游业和绿色能源等方式替代当前政府依赖的石油收入。他还主张向国内最富有的4000人额外征税平衡财政赤字。

安全方面,他承诺继续执行2016年哥政府与原最大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签署的和平协议,并且与现最大武装“民族”举行和谈。分析认为,鉴于佩特罗前左翼游击队员的特殊身份,新政府更便于与左翼武装组织进行谈判,外界对其推动哥伦比亚国内和平进程期待较高。

外交方面,佩特罗反对杜克政府对邻国委内瑞拉的孤立政策,主张与马杜罗政府发展关系。两国在经济和难民问题上的合作有望深化。

此外,佩特罗还重视提升女性地位,重视保护少数群体和。这从他挑选弗兰西娅·马尔克斯做竞选拍档一事可见一斑。cnn说,“长期关注环保和女权问题的马尔克斯,曾以富有魅力的集会吸引各地支持者,如今她将成为哥伦比亚首位非洲裔女性副总统。”

西方媒体指出,尽管佩特罗在胜选演讲中承诺摈弃“宗派主义”,建设一个有“生命力”的政府,但哥伦比亚总统任期只有一届,要在短短4年中让“慌乱”的国家重归平静,佩特罗任重道远。

挑战之一来自对峙撕裂的国会。在今年3月举行的哥伦比亚国会选举中,佩特罗领导的“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在参众两院获得的议席数都在总数的17%左右,这意味着佩特罗落实竞选承诺将面临不小阻力。

另一个挑战在经济领域。受疫情影响,哥伦比亚通货膨胀率达到20年来的上限,贫困率升至42.5%。佩特罗虽提出改革主张,但可能遭到传统右翼政党、保守派势力和企业界的阻碍,恐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佩特罗禁止新石油项目的承诺,正令投资者感到震惊。在其内阁名单公布之前,市场的不安还将持续。”路透社称。

佩特罗还需处理持续恶化的安全问题。仅在今年前3个月,武装组织之间的冲突已导致近5万名哥伦比亚人被强制监禁,毒品团伙甚至对大片领土进行了事实上的控制。这些都将成为困扰新政府的难题。

在拉美地区,哥伦比亚称得上是美国铁杆盟友,被华盛顿盛赞为“非北约主要盟国”。如今政坛变天之后,它会如何调整对美关系引起广泛关注。牛海彬认为,哥伦比亚对美关系不至于产生颠覆性改变,但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领域可能不会像以往走得那么近。两国将继续就重大问题开展合作,但解决问题的思路可能出现一些变化,例如哥伦比亚可能就美国对委内瑞拉制裁提出不同看法,哥美两国的禁毒合作也可能有新的方式。

在对华关系方面,杜克政府虽然有亲美的一面,但同样重视发展同中国的关系。中方还中标了波哥大首条地铁项目。两国虽未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但哥伦比亚新政府加强与地区国家经济联系的愿望,意味着将对基础设施建设提出更高要求,对于中哥合作是重要机遇。

“一直被美国视作‘后院’的拉美,地缘政治风向似乎正发生变化。”厄瓜多尔拉丁美洲新闻社指出,从2018年洛佩斯当选墨西哥总统开始,玻利维亚、秘鲁、洪都拉斯等多国均被左翼浪潮席卷。

未来几个月,如果巴西左翼政治家、前总统卢拉能在今年巴西大选中获胜,那么拉美人口最多的七个国家都将处于左翼领导之下。这不免使人联想起本世纪初拉美左翼“粉红浪潮”的辉煌时刻。

牛海彬认为,左翼力量的回归反映了拉美各国在面临经济挑战、社会分裂之际渴望变化的心理,凸显拉美政治钟摆效应。但相比本世纪初持续15年的左翼浪潮,如今的拉美处于“变织”的过渡时期,左翼力量能否有较长的回归周期,完全取决于它们能否兑现承诺,满足选民期待。目前来看尚存不确定性。此外,拉美左右翼力量的政策趋同性逐渐增强,右翼力量也在运用左翼政府推崇的福利和救济政策,这些新态势都值得注意。

徐世澄预计,此次左翼浪潮的势头及不上拉美的第一次左翼浪潮。无论是激进左翼政府如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和玻利维亚,还是温和左翼政府如阿根廷、墨西哥、秘鲁,目前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内政方面,阿根廷执政联盟备受考验,秘鲁总统上台不久就面临弹劾等;外交方面,拉美的团结和一体化虽可能有所加强,但在对待委内瑞拉、尼加拉瓜政府等问题上依然分歧严重,而且美国也会继续对拉美各国实施分化瓦解政策。总而言之,拉美的整体形势有待进一步观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